搜中国 > 生活 > 寻迹消失的书店

寻迹消失的书店

[导读]:【环球网文旅特约作者 米广弘】对我来说,书店有着特别的意义逛书店不仅是我个人的爱好,也是一个美好记忆和情结。书籍自小就是我排解寂寞的良友,揣着有限的零花钱,在书店一...

  【环球网文旅特约作者 米广弘】对我来说,书店有着特别的意义——逛书店不仅是我个人的爱好,也是一个美好记忆和情结。书籍自小就是我排解寂寞的良友,揣着有限的零花钱,在书店一本本挑选与比较,是儿时的一大乐趣。书店的质量,成为我对一座城市品质的基础判断。

  上学时,学校旁边的几家书店亦成为我的“第二图书馆”。毕竟,作为囊中羞涩的学生,对于大多数喜欢的书是无力购入的。所以,就只能去书店借着选书的机会去阅读。后来,这个方式还让导师在师门中进行了小规模的“推广”,硕博期间,泡馆更是主业,夜读深读细读。逛书店读书,成为求学生活中的一大乐趣,直至出版了自己的多部文集,在书店赫然映入大众眼帘。虽然现在想来,那时偷偷阅读对实体书店而言确实不太厚道,但却让书店大大挣了人气,且深深地印在我的青春记忆里——外文书店、黄河书店、坞城书院、得一文化广场……

  再后来,我在中央和国家机关工作,尽管网络已然成为更便捷的书籍购买渠道,但是实体书店却依然是我的一个情结。

  这些年来,每到一个城市,寻迹书店成为一大爱好。从南京的先锋书店、上海的思南书局,到广州购书中心、新概念,成都的方所,以及北京的中华书局、西单图书大厦、单向街等,都留下了我或匆匆或悠闲的时光。或许绝大多数时候,造访各类书店的核心目标并不一定是购买书籍,而是需要让自己进入阅读的状态,这一状态不是简单以研究或获取知识为目的的读书状态。

  漫步于书店的书香之中,随性地翻阅那些能够打动自己的书籍,似乎能够暂时将当下的时空隔离,建构一个沟通历史与未来的线性空间。在这样的空间中,既能够感受到个体处在浩瀚的知识与文化中的那种渺小,亦能够让灵魂浸润于人类的智慧中而得到升华,这两种感受形成的张力空间,恰恰构成了阅读的场域。换句话说,阅读除了简单的信息和知识获取之外,很大程度上是需要在这样一种场域中,找到自身那种本真存在的体验。就此而言,恐怕一般的电子读物或网络购买过程,都很难体验到。

  如今实体书店面临着经营困境,或倒闭或发起众筹,前景茫然,也引发了实体书店存在必要性的讨论。自己去了耶路撒冷后,更觉着当下堪忧,回来发表了文章《以色列世界读书日当情人节过》。

  曾经和一位经营阅读体验店的好友有过多次交流。在线上书店已经如火如荼的时候,他的阅读体验店却依然以一种不慌不忙的姿态平稳地发展着。我们对于实体书店的未来都抱有同样的信心,因为书店的存在不仅仅只是一个商品的平台,而应该汇集阅读的力量,这种力量既是历史传统的传承,也是面向未来的超越,甚至会通过书店形成一种超越现代性的生活力量,让人们的生活获得面向未来的生命力。或许,这能够成为当下实体书店找到自身存在感的一个重要线索吧。至少可以相信,关于书店的记忆,恰恰蕴含了书店的未来。(文:米广弘,文化学者)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搜中国网址导航_大众上网新选择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sh/2020/0418/3080.html

说点什么吧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