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中国 > 国际 > 中国驻德国大使馆:新冠肺炎疫情中关于中国的

中国驻德国大使馆:新冠肺炎疫情中关于中国的

[导读]:当前,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全球蔓延。有关新冠病毒(SARS-CoV-2)的来源、传播等问题的报道和讨论中掺杂了许多不符事实的说法。在社交媒体和一些传统媒体上,谎言、谣传和阴谋论...

  当前,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全球蔓延。有关新冠病毒(SARS-CoV-2)的来源、传播等问题的报道和讨论中掺杂了许多不符事实的说法。在社交媒体和一些传统媒体上,谎言、谣传和阴谋论甚嚣尘上。其传播者各有动机,有的意在诽谤抹黑政治和体制对手,有的甚至意图打击栽赃特定国家、民族及宗教。中国尤其受到这种“”的冲击。本文梳理了新冠肺炎疫情中关于中国的16个最常见谣言,基于科学知识和事实论证逐一批驳,希望藉此为相关讨论注入更多

  新冠病毒是近几十年来众所周知的冠状病毒中的一种新类型。世卫组织指出,所有现有证据表明,新冠病毒源于自然,而非人工合成。目前,科学界尚未澄清新冠病毒的具体自然来源,只有关于该病毒可能与蝙蝠和穿山甲相关联的猜测。

  柏林夏利特医院病毒研究所所长德罗斯腾教授(Christian Drosten)与其他26名国际知名科学家今年2月在医学杂志《柳叶刀》上发表声明,谴责认为新冠病毒非自然起源的阴谋论。

  3月中旬,以瑞典微生物学教授安德森(Kristian Andersen)为首的多名科研人员在《自然医学》杂志发表了关于新冠病毒起源的论文。研究人员在论文中指出,关于新冠病毒的实验室起源论不可信,并强调该病毒不是人工合成的产物。

  汉堡大学生物风险跨学科研究小组负责人杰瑞米艾斯教授(Gunnar Jeremias)在接受“和平面孔”倡议的采访中驳斥关于新冠病毒起源阴谋论。他指出,“即使全世界最好的实验室也无法制造此种病毒。”

  中科院武汉病毒研究所的国家生物安全实验室具有经认证的P4防护等级(欧洲称BSL-4,同柏林的罗伯特·科赫研究所的S4高安全性实验室防护等级一致),可处理世界上最致命的病原体。该实验室距武汉市中心约30公里,病毒不可能从这样高安全级别实验室泄漏。

  中国科学院武汉分院院长、武汉病毒研究所研究员袁志明在2020年4月18日接受中国国际电视台(CGTN)采访时明确指出,新冠病毒绝非源自武汉病毒研究所。在2019年12月30日接收新冠肺炎患者的首批检测试样前,武汉病毒研究所的实验室内并无新冠病毒。截至目前,该研究所内也无人感染新冠肺炎。袁志明表示,能够理解武汉的实验室会引发民众联想。但如果有个别人试图故意误导民众,这种行径就十分恶劣。关于新冠病毒源自武汉病毒研究所的说法纯粹是莫须有的猜测。点击以下链接可观看上述采访:

  生态健康联盟(EcoHealth Alliance)是一家总部设在美国纽约的非营利组织。该联盟主席达什亚克博士(Peter Daszak)负责研究全球新发传染病并已与武汉病毒研究所合作长达15年。达什亚克在2020年4月16日接受美国新闻网站“DemocracyNow”采访时表示,关于新冠病毒从实验室逃逸的说法纯粹是胡说八道。武汉病毒研究所的实验室内没有与新冠病毒相关的病毒培养,所谓实验室泄漏绝无可能。

  美国记者布鲁门塔尔(Max Blumenthal)和辛格(Ajit Singh)2020年4月20日在“灰色地带”网站撰文表示,关于新冠病毒从武汉病毒研究所泄漏的阴谋论是特朗普政府有针对性的虚假信息武器。此次虚假宣传活动的规模能够与“伊拉克拥有所谓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相提并论。虽然上述武器从未被发现,但美国却将之作为入侵伊拉克的借口。

  真相:新冠病毒正式名称为SARS-CoV-2,武汉是首个报告新冠肺炎病例的地方,但并不一定是新冠病毒的来源地。

  2019年12月,武汉首次报告发现新冠病毒感染病例,当时被称为不明原因肺炎。但病毒的确切来源尚无明确的科学结论。历史上,病毒首次发现地往往并非来源地。艾滋病毒(HIV)感染病例最初由美国报告,但其起源地最有可能是在西非:在德国黑森州马尔堡首先发现的马尔堡病毒极有可能起源于乌干达:

  为避免污名化,世卫组织于2015年出台人类传染病和病原体命名相关建议,指出应避免使用地名、国名和人物、动物名称及可能引发恐慌的概念:新冠病毒于2020年2月11日被正式命名为SARS-CoV-2。

  著名的科学杂志《自然》于2020年4月7日发表社论呼吁立即停止冠状病毒污名化,避免此类将病毒及其疾病与特定位置相关联的不负责行为。

  事实上,新冠肺炎大流行正在加剧种族主义和歧视,尤其是针对中国人和亚洲相貌的人士。亚裔人士在德国受到攻击的案件持续增加。

  2019年12月27日,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呼吸内科主任张继先向武汉市江汉区疾控中心报告三例不明原因肺炎病例。这是中国官方机构首次获得关于新冠肺炎疫情的信息。张医生近期接受采访时讲述了上报过程和病况信息。

  基于核酸测试的流行病学调查,中国科学家团队对武汉2019年12月首批感染新冠病毒的患者进行了回溯性研究,研究成果于2020年1月24日发表于医学权威期刊《柳叶刀》。

  开展流行病学调查三天后,武汉市卫健委于2019年12月31日发布《关于当前我市肺炎疫情的情况通报》,并建议外出佩戴口罩。当天,累计发现27例不明原因肺炎,其中7例为重症。

  冬季是感冒、流感和肺炎多发季。新冠肺炎是一种同流感症状相似的新型传染病。武汉市有1100万居民,在这种情况下发现疫情并迅速确诊病患并非易事。因此,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和首席科学家斯瓦米纳桑在《柳叶刀》撰文对中国医生和卫生部门在流感季节迅速发现新冠病毒表示高度赞赏。

  真相:中国第一时间向本国和全球公众通报疫情,在最短时间内采取最严格的防控措施,为世界其他地区赢得了至少六周准备应对疫情的时间。

  2020年1月3日起,中国定期向世卫组织、包括美国在内的有关国家以及中国港澳台地区及时、主动通报疫情信息。

  1月12日,中国向世卫组织提交新冠病毒基因组序列信息,在全球流感共享数据库(GISAID)发布5株新冠病毒完整基因序列,全球共享。

  宣称中国“隐瞒真相”的潜台词是:中国政府早已认识新冠肺炎的危险性,但仍未对此采取透明做法。这并不符合事实真相。新冠病毒是新发现的病毒,在疫情初期,几乎没有任何可供借鉴的科学依据,证明这种新型病毒可能会导致危险的大流行病。而在最终证实病毒可人传人,且极有可能引发比流感更高的死亡率之后,中国政府立即向公众发出警告,采取了最为严格、全面、彻底的防控措施。1月23日,武汉封城。1月25日,6000万人口的湖北省封省。

  当武汉2020年1月23日封城之际,国内共有571例确诊,世界其他地区仅有10例确诊,欧洲尚无一例。当中国1月27日中止所有海外旅游之际,国内共有2741例确诊,世界其他地区有37例确诊,其中欧洲3例。当2月23日武汉封城一个月后,全球共有78811例确诊,其中只有2.2%在中国境外。而至到那时,除东亚以外,全世界其他国家几乎未采取任何有效预防措施。

  直到2020年3月初,一直在淡化和掩饰新冠肺炎疫情危险性和严重性的恰恰是美国特朗普政府。中国一个半月以来确诊感染数量激增,6000万人口大省湖北史无前例的封锁,已经向其发出了不能更明确的警告。《纽约时报》4月11日亦就此发表过深度调查文章。

  2019年12月30日下午,眼科医生李文亮将一份病患肺部CT扫描件以及若干信息发至医科同学微信群,称“确诊了7例SARS”,建议注意防范,并请不要外传该消息。尽管如此,他的言论通过截屏在网上迅速传播。武汉警方于2020年1月3日请其前往派出所谈话,以训诫书的方式要求其停止传播流言,因为其涉及SARS的(错误)言论可能引发社会恐慌。此后他正常回归工作岗位。1月中旬,他在治疗病患的过程中被感染,1月31日通过核酸检测确诊为新冠肺炎。2月7日,李医生经最大努力抢救无效病逝。同日,国家卫健委对其逝世公开表示哀悼。

  李医生不是西方定义的“吹哨人”。他既未通报疾控机构和卫生行政部门,也未向公众发出政府行为不当或掩盖事实的警告。事实上,张继先医生已于2019年12月27日向武汉市疾控部门通报出现异常肺炎病例增多的情况,政府部门早于李医生三天就已经开始积极介入调查,谨慎搜集证据,并于12月31日发布首个疫情通报。张医生也因此受到政府嘉奖。

  2020年2月7日,国家监察委派出调查组赴武汉,就有关李文亮医生的问题开展调查。3月19日,调查组公布调查结论并召开记者会。同日,武汉市公安局通报了有关处理结果,认为训诫李文亮一案适用法律错误,决定撤销训诫书。

  李文亮是一名好医生,也是中共党员。4月2日,中国政府追认他为烈士。然而,李医生不幸逝世却被美国别有用心地利用,在毫无事实依据的情况下竟将李医生包装为“人士”,编造故事大肆炒作。“独立传媒研究所”详细调查了美方操纵李文亮事件的幕后伎俩:

  截至2020年4月20日,武汉市统计的新冠肺炎累计确诊病例为50333例,死亡病例3869例,死亡率为7.69%,高于世界平均水平。

  中国全国较低的确诊和死亡病例归功于中国政府及时采取了最全面、最严格、最彻底的防控措施,包括关闭离汉通道等举措。根据《科学》杂志研究报告预估,上述措施使中国减少了超过70万的感染者。

  新冠肺炎疫情爆发以来,中国中央政府先后向湖北派出了42000多名医护人员,并在短短两周内在武汉建造了可容纳2500张重症病床的2家专门医院和19所临时改造的方舱医院,准备了约30000张轻症病床。所有疑似病例和密切接触者都实行了集中隔离。这些措施切断了传染链,阻止了疫情的进一步传播,实现总体较低的感染数据。德国《商报》社论对此经验表示肯定:

  4月17日,武汉市政府订正了新冠肺炎死亡病例数量,从2579人上调至3869人。这一做法符合中国《传染病防治法》要求。在疫情总体得以控制后,武汉相关部门组建工作组,对确诊和死亡人数进行回溯和查实,完全符合国际通行做法。中方订正有关数据后,第一时间向全球公开通报,得到了世卫组织高度赞赏,认为中国努力“不漏掉任何一例死亡病例”。

  在世卫组织21人总部领导团队中,只有1位中国成员,11位来自美国、欧盟、加拿大。来自中国的任明辉自2016年1月以来担任世卫组织负责艾滋病、结核病、疟疾和被忽视的热带病防控事务的助理总干事。

  在宣布暂停缴纳世卫组织会费前,美国是世卫组织最大资金来源国。如将自愿捐款计算在内,中国在世卫组织资金来源国排名中位列第6。

  世卫组织专家团队由来自医学和公共健康领域的专家组成,他们在抗击传染病领域积累了丰富经验,其工作依靠的是科学、证据和专业知识。

  不仅是中国,几乎所有的成员国都明确支持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的工作。所谓谭德塞总干事“依赖中国”和“由中国支持才当选”,是毫无根据的。

  真相:台湾作为中国的一部分,无权参加只有主权国家才能加入的世卫组织。但中国台湾和世卫组织之间的技术合作渠道始终畅通。

  世卫组织是由主权国家组成的联合国专门机构,只有联合国成员才有资格加入,台湾作为中国一部分无权加入。

  根据中国政府同世卫组织达成的共识,中国台湾地区设立了世卫组织《国际卫生条例》联络点,拥有登录世卫组织事件信息网站的账号,可及时获取世卫组织发布的全球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信息。中国台湾地区与世卫组织的技术合作不存在障碍。从2019年年初到2020年3月,16批24人次台湾地区专家参加世卫组织举办的技术会议。

  台湾同胞是我们的骨肉同胞,没有人比中国中央政府更关心台湾同胞的健康福祉。疫情发生后,中国国家卫生健康委及时主动向台湾地区通报疫情信息。截至4月13日,大陆方面向台湾方面通报疫情信息127次。1月中旬,大陆方面安排台湾专家到武汉实地考。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搜中国网址导航_大众上网新选择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gj/2020/0429/3494.html

说点什么吧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