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中国 > 国际 > 冷战“尖兵”自由欧洲电台重返东欧,美欧加紧

冷战“尖兵”自由欧洲电台重返东欧,美欧加紧

[导读]:30多年前,数百万个东欧家庭每晚聚集在收音机前,静候莫斯科消息随着电波传来。这场景与普通西欧人收听各自国家的新闻台别无二致,只不过,铁幕东边的人们等来的并不是塔斯社...

  30多年前,数百万个东欧家庭每晚聚集在收音机前,静候莫斯科消息随着电波传来。这场景与普通西欧人收听各自国家的新闻台别无二致,只不过,“铁幕”东边的人们等来的并不是塔斯社或其他苏联官媒的节目,因为一家位于慕尼黑郊区的小电台总能抢先将无线电信号送入寻常百姓家。

  今年2月,曾为西方遏制苏联立下“战功”的自由欧洲电台(下称RFE)在冷战结束30年后再度披挂上阵。这次,它依然把目标指向了对抗莫斯科的东欧“前线日报道称,RFE日前决定将重启匈牙利语报道。而在2019年,他们已经恢复了保加利亚语和罗马尼亚语的报道。这家曾充当冷战排头兵的媒体正全面重返东欧。

  罗马尼亚国家政治与行政研究大学教授莉莉安娜⋅波佩斯库对澎湃新闻(回忆称,自由欧洲电台在罗马尼亚等东欧国家早已家喻户晓。上世纪八十年代末东欧剧变时,左邻右舍都靠收听它的广播报道来了解东欧各国政局变动情况,特别是关于莫斯科高层动向的一手信息。

  覆盖广、消息快,近年来还频频发力深度报道,这背后是RFE庞大的报道网络和雄厚的资金支持。苏联解体后RFE的经费一度遭到裁减,其欧洲部门也大大缩减。但在2019年,RFE的总预算达到1.24亿美元,进行26个语种的报道。据其官网上显示的数据,其报道每周平均覆盖3760万受众,这个数字超过不少欧洲国家的主流媒体。

  去年8月,RFE刚刚完成了一次领导层调整。按照电台新CEO杰米⋅福莱的说法,重启面向匈牙利、罗马尼亚、保加利亚三国报道是为了“促进信息的自由流动”。在罗马尼亚和保加利亚加入北约后,RFE曾经中止了面向两国受众的报道。

  福莱本人有深厚的美国外交政策圈背景。他曾以智库顾问的身份为共和党参议员卢比奥工作。卢比奥在共和党内属于主张输出美式民主的“新保守派”,意识形态色彩鲜明。此外,福莱还曾在美国前总统小布什时期加入过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

  澎湃新闻注意到,RFE在官网上解释任命福莱的理由称,福莱对地缘政治的深刻理解、对人权事务的热情,和在华府政策圈积累的人脉资源将帮助公司生产高质量新闻内容。RFE对东欧、中亚、阿富汗和伊朗的报道都会从中受益。

  在组织上,RFE的运营受美国国会下属的美国全球媒体署(U.S. Agency for Global Media)监督。该署是一个联邦政府机构,在美国国务院指导下工作,能够对RFE发出指导意见,RFE自去年至今“重返”东欧三国也是它直接给出的建议。RFE官网上自称,虽受到美国政府监督,但其“新闻采编的独立原则得到保护,政府无法干预编辑和记者的选题操作。”这种说法并非无人质疑。

  中欧大学媒体研究中心研究员霍尔第斯告诉澎湃新闻,东欧一些国家的政府并不把RFE当成一家外来的中立市场化媒体,原因除了背后的政府背景,还有其长期以来对东欧部分民族主义政党的批评。

  莉莉安娜则认为情况更复杂,虽然RFE的后台始终是美国政府和纳税人,但如今在东欧问题上其背后的国家意志已没有当年那么明晰。RFE宣称在东欧三国打击假新闻,以及推广美式民主价值观与制度,也未必与特朗普主义相合。

  “这比当年非友(西方盟国)即敌(苏东阵营)的形势复杂得多。FRE在东欧的报道可能会引发匈牙利欧尔班政府等东欧民族主义政治力量的反感,后者并不被特朗普视为威胁,他们甚至还和特朗普的前军师、民族主义‘教师爷’班农过从甚密。”莉莉安娜说。

  近年来,欧美与俄罗斯之间的“媒体战”愈演愈烈,在冷战期间表现抢眼的RFE这次自然站到了台前。2014年克里米亚危机以来,为了反击西方媒体的涉俄报道和争夺国际话语权,俄罗斯政府对“今日俄罗斯”、“卫星通讯社”等媒体加大了资源投入。它们大量任用具有国际媒体从业经验的资深外国记者,在多个重大国际新闻事件的报道上与西方媒体分庭抗礼。

  一些西方政府因此对部分俄罗斯媒体实施制裁,或将它们列为“外国代理人”,不承认其媒体身份。而拥有西方政府背景、常常批评俄罗斯的RFE顺理成章地成为了俄方反制的目标。早在2017年年底,俄政府就通过了一项法令,将RFE和“”注册为“外国代理人”。

  如今,RFE将触角伸到了俄罗斯的家门口,在美(欧)俄舆论战的一线冲锋陷阵。霍尔第斯分析称,东欧一些国家本土主流媒体的原创新闻生产能力不够强大,难以满足年轻人和中产阶层的需要,这就为外来媒体提供了发展空间。

  一名匿名的美国国务院官员近日直截了当地告诉政治新闻网站Politico,重开驻罗马尼亚站的决定就是为了与俄罗斯的影响抗衡,尽管罗马尼亚政府本身并不亲俄,甚至是“俄罗斯在东欧投射影响力最不可能的目标。”

  但在匈牙利却不是那样。美国政府称该国的舆论环境和政治生态特别适合“假新闻”生长,因此RFE现在重回匈牙利“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有必要”。

  欧尔班上台以来,经过难民危机等事件后,匈牙利国内的政治环境向右倾斜。尽管民族主义者欧尔班本人在冷战末期曾积极反对苏联,但成为匈牙利总理后,他主张从国家利益出发,务实处理对俄关系,因此与布鲁塞尔和华盛顿的立场拉开了距离。无怪一名美国国务院官员露骨地表示,“今日俄罗斯”和“卫星通讯社”不在匈牙利设站,也无碍俄罗斯推进政治目标。

  苏联解体后,东南欧地区的持续动荡一直让欧盟担忧。随着不少东欧国家加入欧盟,布鲁塞尔开始关注一些国家的“内部问题”,这其中与欧盟的西欧成员国立场有显著差异的匈牙利、波兰等国成为欧盟的重点关注对象。

  在近日的一场新闻发布会上,欧盟委员会新闻发言人称,“欧委会将扮演(在东欧国家)协助者的角色”,将一些关于媒体的倡议和方案加入“2020-2024欧洲民主行动计划”中,这个方案是欧盟在全球尤其是周边地区推广欧洲价值观、投射软实力的工具。

  RFE主席福莱也发声呼应了欧盟的态度。他说,不要认为东欧国家加入欧盟就“万事大吉”了,对于这些国家的新闻状况,布鲁塞尔依然有责任。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搜中国网址导航_大众上网新选择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gj/2020/0225/1043.html

说点什么吧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